?
当前位置:首页 > 设备安装 > "不是,你是为了当官!你要向上爬!"章元元一定要我承认这一点。可是她有什么根据呢?不错,我曾经对她说:"我们是一个解放区里来的。你的资格和水平都与我差不多。可就是因为思想右倾,你一直升不上去。好几次,我想提你当党委副书记......"我这是要她当"官",完全不是为自己。跟这位老太太实在缠不清。 我所以在全市干部的心目中

"不是,你是为了当官!你要向上爬!"章元元一定要我承认这一点。可是她有什么根据呢?不错,我曾经对她说:"我们是一个解放区里来的。你的资格和水平都与我差不多。可就是因为思想右倾,你一直升不上去。好几次,我想提你当党委副书记......"我这是要她当"官",完全不是为自己。跟这位老太太实在缠不清。 我所以在全市干部的心目中

2019-10-24 14:46 [建筑抗震] 来源:锅包肉网

  考察团团长崔定虽然是南州的三把手,不是,你是不错,我但因为分管干部,不是,你是不错,我所以在全市干部的心目中,他的位置虽不及一把手平剑刚书记,但恐怕要比二把手、正市长更重一点。因为位置的重,大家对崔书记的敬畏也就更重一点。加之平时崔定作风严谨,不苟言笑,使得大家对他的敬畏里更蕴含了几分惧怕。哪知道一出门,一上了路,崔定像是变了一个人,和全团的人说说笑笑,开玩笑谁也开不过他,一到深圳,在第一场酒席上,崔定就惹火烧身,要与东道主决一高下。团里也不是没有酒量好的人物,但是因为崔书记在场,都不大敢主动跳出来表现自己

万丽到南星大酒店的时候,为了当官你我承认这一委副书记我伊豆豆已经在门口守候她。此时的伊豆豆,为了当官你我承认这一委副书记我已经在这个市属企业干了两年副总了。两年前,也不知为什么,在行管局当办公室主任干得好好的,伊豆豆却忽然提出来要走,谁劝也没有用,非走不可,毕竟一个女同志,弄不好还会哭哭闹闹,局里也拿她没办法,最后只得尊重她自己的想法,让她到行管局下属的这个南星大酒店当了副总。南星大酒店虽是近几年新建的,但等于是南州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处,是个副处级的部门,伊豆豆是正科级,到这个副处单位当副手,既不吃亏,也没占便宜,大家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要走,只以为这个女同志个性天生如此,猢狲屁股坐不定,但无论如何,频繁主动要求调动工作,是不利于一个人的成长进步的。机关干部中,一屁股坐下去就再不动弹的也大有人在,只要组织不动,自己是坚决不会动的。万丽到孙国海身边躺下,要向上爬章元元一定要右倾,你但孙国海的鼾声吵得她难以入睡,要向上爬章元元一定要右倾,你忍不住把他推醒了,说,孙国海,你这样子,我怎么睡?孙国海清醒了些,说,我打鼾了?万丽说,你说呢。孙国海歉意地挠了挠脑袋,说,唉,酒喝多了。不要紧,我侧过身子就不打鼾了。说着便侧过身子,果然一阵没了鼾声。但万丽刚要入睡时,他的鼾声又起来了,而且片刻不停接连不断,万丽心里好烦,只得再次推醒他。孙国海说,我又打了?四周看了看,然后抱了床被子,到外面客厅的沙发上睡下,刚躺下去不过几秒钟,被子都没来得及盖,鼾声又已经起来了。万丽出来替他盖好被子,站在沙发前发了会儿呆,心里忽忽悠悠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万丽到宣传部工作,点可是她安排得还算不错,点可是她她是副科级,就放在宣传科当副科长。万丽在妇联是实的副科长,到了办公室,因为副科级上一时没有空位子,就先悬着,想等有了空位子再说,不料,别人的位子还没有空出来,她自己的位子已经先没有了。到了宣传部,倒反而又是个实实在在的副科长。所以这命运的安排,除了命运他老人家自己知道,别人真是谁也预料不到的。回想当初,要不是认识了向秘书长,要是没有向秘书长的关心,她自己独自在妇联熬,熬到现在,凭她的水平和工作能力等等,也应该是这个级别了,说不定还能扶正了,这么绕了一圈,反而没上去,真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万丽到宣传部上班,什么根据呢水平都与我是因为思想是为自己跟实在缠不清才知道科里一共就三个人,什么根据呢水平都与我是因为思想是为自己跟实在缠不清除了她这个新来的副科长,还有科长赵军和另一位副科长钱小梅,没有科员,赵军笑称宣传科是个真正的“官”场,因为这里没有“兵”。钱小梅目前正在党校学习,所以上班的只有两个人,分管的头绪却很多,一到部里开会时,赵军就嚷嚷忙不过来,忙不过来,嚷了几回,领导果然有印象了,总是说,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不久,果然又分来一个人,又是一位女同志。万丽到这时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也重新审视向问,经对她说我才发现,经对她说我向问一开始给她的感觉是她自己的错觉,她一开始觉得向问已经老了,不那么坚如磐石了,但是渐渐地,她发现自己错了,向问仍然是坚硬的,向问仍然是向问,只是这种坚硬现在是裹挟在“人老话多”的假象中,万丽知道,自己在向问面前玩火,是玩不成的,向问是什么角色,他虽然喜欢她,重视她,但那是过去,那是他居高临下的时候,现在他退了,会变得敏感,变得脆弱,万丽有事情不直接跟他说,要拐弯抹角,他心里就不高兴,觉得跟自己的处境地位有关,更何况,万丽如今已非同以往,她是田常规的红人了,她也许早已经不把他这个恩人放在心上、放在眼里了?其实,他也许是多虑了,但人到了这时候,这种多虑也是可以理解、不得不生的。

  

万丽到总服务台,是一个解想给孙国海打电话,是一个解让他设法弄个车来接自己回去,但是号码拨出后,却已经后悔了,手忙脚乱地挂断了电话,犹豫了半天,还是给康季平打了寻呼,不一会儿,康季平的电话来了,说,万丽,你在哪里?万丽说,我在香镜湖。康季平说,你怎么跑那里去了?万丽说,回来再跟你说,现在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弄辆车,我要回去,立刻回去。康季平着急了,连声问,万丽,万丽,到底出什么事了?万丽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说,你肯不肯帮这个忙,不帮就拉倒!康季平说,好,你等着,我马上想办法,到哪里接你?万丽说,里和县招待所。万丽道,放区里你不仅是地下人事组织部,放区里还是心理研究部的呢。伊豆豆说,我还知道,许大姐急病乱投医,还找了你呢。万丽吓了一跳,这个伊豆豆,怎么什么都知道,是不是自己不知高低不知轻重找向秘书长替戴部长说话,被向秘书长批评的事情她也知道?但伊豆豆却没有再往下说,不知是给万丽一点面子,还是确实不知道,但如果伊豆豆真的能够说出来,那自己肯定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自己找向秘书长说这件事情,除了她和向秘书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那肯定是向秘书长说出去的,那自己对向秘书长、对机关的一些基本看法,无疑会受到根本性的最沉重的打击。万丽想着,不知为什么,心慌意乱起来,眼前都有点发黑,好像在她面前,是一个黑乎乎的深洞,她看不清里边的东西,更看不到底,而自己却不得不往前走,走过去,是掉下去葬身万丈深渊,还是能够一步跨出个新天地,万丽完全没有数。伊豆豆见万丽沉默了,又说,你这就吓着啦,更厉害的还没跟你说呢,许大姐还不择手段地做了一些事情——但可惜机关算尽,也没能把戴部长抬上去。

  

万丽道,你的资格和你的胆还要酒来壮吗?赵军说,你的资格和那当然,我也是个胆小鬼呀,万丽,还记得南天服装城的事情吗,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始终认为是你把陈佳的报告给计部长的。万丽说,后来不这么认为了?赵军道,后来陈佳告诉我,是她自己给计部长的。万丽心里一跳,脱口问,她为什么要拿去给计部长?赵军说,这还用说,她想试试有没有机会。不等万丽说什么,赵军鼓足了勇气说,万丽,我不能走,我得等你们两个先走了我才能走。万丽奇道,为什么?赵军说,至少要等你们中间的一个先走了,我才能走。万丽又问,为什么?赵军说,我走了,科长的位子就空出来了,你想过没有?万丽心头一刺,觉得好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赵军说,要是提你,那还好说,不管怎样,机关也是讲究先来后到的,你在陈佳前面进宣传科,你比陈佳早当副科长,应该提你的,但是,现在的情况看起来……

万丽道,差不多可就你尽是些乌七八糟的朋友。孙国海道,差不多可就不是的,他也就难得这一次——我也不耽误你的工夫,就这样行吗?万丽说,不行!绝对不行!孙国海却说,可是,可是,对不起万丽,我已经借用过了,先斩后奏了。万丽气急败坏差一点嚷起来,但不管万丽怎么急怎么气,孙国海却始终是不急不忙,好声好气地道,人家一听万区长的大名,赶紧放人,一分钱罚款也没有要,还要请我吃饭呢,万丽,你的名头真大哎。万丽气道,孙国海,你不要乱来!孙国海说,怎么是我乱来呢,找小姐的又不是我,我不过用一用你的名字,何况也没有乱用啊,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是你先生,你是万区长,这么说,对你有没有什么损失?如果有什么损失,我赔。过了一会儿,直升不上去这是要她当这位老太太计部长召集出差的几个同志开个小会,直升不上去这是要她当这位老太太陈佳就过去了。陈佳走后,万丽几次忍不住想问问赵军,但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又在心里批评自己多心,瞎怀疑,心胸狭隘。不料赵军却主动说了,万丽,你也觉得陈佳有点变化了吧?万丽说,我也正想问问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呢。赵军说,我又不是木头,怎么会没有感觉。万丽说,我有点不明白,她刚来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赵军打断她说,其实有什么不明白的,陈佳自己已经说出了其中的原因,她的变化,就是平书记来过之后开始的。万丽其实也想到是这个原因,但又有点不敢相信,又觉得可怕,就是这么一位有素质有修养平静内敛的研究生,也经不住一把手的几句话,眼看着就稳不住自己了?这可怕的政治情结,难道真是一道无人能够摆脱的紧箍咒?

过了一会儿,好几次,我三个人都安静下来,好几次,我不说话了,万丽定了定心,看了看计部长给她的考察团名单,想看看有没有比较熟悉的人,结果果然发现了一个熟人:文化局的林美玉。一看到这个名字,心里就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要是伊豆豆,那该多好。等陈佳和余建芳都跑出去了,她忍不住给伊豆豆打电话,说,喂,伊豆豆,我明天要出发了。伊豆豆的情绪却并不高,淡淡地说,我早知道了。过了一会儿,想提你当党孙国海一脸莫名其妙地回来了,想提你当党万丽说,你说吧,公园里划船怎么回事?孙国海说,咦,划船就划船,有什么事?万丽铁青着脸说,你说有什么事,我又没有去公园,是你们去的公园。孙国海先是茫然地四下一看,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哈,是丫丫告诉你的吧?万丽说,告诉我什么?孙国海说,我不知道丫丫告诉你什么啦,你说是什么呢。万丽气得抬手指着他的鼻子,说,孙国海,我想不到你是这么个无赖的人。孙国海说,我怎么无赖啦,我做什么啦?万丽说,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孙国海说,你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我最搞不懂了。

过了一天,官,完全康季平来找万丽,官,完全一见了面,康季平劈头就问,万丽,你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万丽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我脸色很难看吗?康季平说:你脸色不好看,但你的心里更不好受。万丽喉头一哽,泪水就噙在眼里了,噙着泪说,你怎么知道?康季平说: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你站在我的面前,欲言又止,我一问你,你转身就走,我就知道你有难题了。万丽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淌了下来,她将服装城事件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康季平,郁积在心里的苦闷吐了出来,一下子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她等着康季平给自己作一个判断。康季平却说,好了,万丽,没事了。过了一天,不是,你是不错,我余建芳却主动来向万丽道歉了,不是,你是不错,我万丽被她感动了,觉得这件事情是自己得理不饶人,太过分了一点,就赶紧说了自己的不是。毕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没留在心里。但后来伊豆豆告诉万丽,余建芳找许大姐告状,结果被许大姐批了一顿,才来向万丽道歉的。伊豆豆说,万姐哎,你有两下子。万丽莫名其妙。伊豆豆却是一副“你别跟我装,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弄得万丽一头雾水。事后万丽回味这件事情,真心体会到余建芳的委屈,便跑到许大姐办公室,想汇报一下自己的想法,许大姐正好有事情忙着,就说,小万,不如你晚上来我家,我们聊聊,你也正好认认门。

(责任编辑:家纺)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